首页嘉博管理参考
嘉博管理参考
是时候建立医疗期货市场了

金融期货诞生于上世纪70年代,当时利率和通货膨胀居高不下。这些经济弊病在80年代中期得到了解决。石油期货诞生于上世纪80年代初,当时石油短缺,价格波动剧烈。几年后,石油市场稳定下来。市场价格和供应之所以能够趋于稳定,是因为行业参与者可以转移风险,实现可预测的定价,而投机者可以找到交易机会。

眼下,美国的医疗费用已经失控,高到难以为继。保险费和自付费用创下历史新高,有些保险公司拒绝为某些昂贵的治疗付费。就像资本市场工具曾经给利率和能源带来稳定和低价一样,期货工具同样可以用于医疗,这完全符合病人的利益。但到目前为止,医疗领域还没有出现类似工具。

 

创造医疗市场

期货或远期合约指的是在未来特定时间以预定价格买卖某种商品或金融工具的法律协议。这是一个典型的买家和卖家之间自愿形成的双向市场。

医疗却恰恰相反,是单方市场。病人在事先不知道价格的情况下接受医疗服务、支付账单,也没有办法使用金融工具(比如房贷、车贷)进行费用分摊,这也是为什么医疗费是导致个人破产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这种单边市场也对雇主产生影响。对大中型自我投保企业的研究表明,许多公司都采取了相应的对冲策略来应对利率、能源和货币(甚至是天气!)的风险,却完全没有手段防备医疗风险。保险公司面临的风险尤其明显,他们对下一年参保人群的健康状况几乎一无所知,如果遇上重病患者,就会受到价格冲击。

医疗金融市场没能发展起来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医疗费用中各组成部分的花费无法得到准确反映。以能源为例,有不同的金融工具代表不同等级的石油、汽油、天然气和煤的费用。同样,许多农产品(小麦、玉米、大豆等)也有可交易的合同。因此,要想建立医疗金融市场,必须要做到准确反映不同药物、治疗程序等的费用。

然而由于缺乏数据,就在不久前这一点还无法做到。随着电子健康档案(EHRs)的出现,我们现在可以实时接收为病人支付的医疗费用数据,可以知道不同地方不同人群治疗某种疾病的花费。我们可以把基本单位定义为给一名患者治疗一种疾病一年的费用作为,或者是膝关节置换手术或体外循环心脏手术的费用。这样,保险公司就可以把任何一种医疗费用增加的风险转移到金融市场。

从长远看,美国每年花在石油上的钱大约3500亿美元。在此基础上,用于对冲或投机油价的结构性金融产品的总价值达千亿美元。我们每年花在治疗糖尿病上的钱与之大致相当,却没有适合的金融产品帮助治疗糖尿病的关键成分(如胰岛素)保持可预测的稳定价格。

美国的医疗体系终于向价值定价法靠近了一步。在价值定价中,费用是由病人的治疗结果而不是收到的服务决定的。但这样的话,制药商将承担新的风险,比如他们的药在某些病人身上不起作用。如果这种定价方式大规模推广,制药公司需要有办法来对冲或消除这种风险,把风险转移给投机者。否则,他们会采取一贯的做法:涨价。

现在,我们可以使用病人的医疗数据来创建指数,分别代表治疗某种疾病、服用某种药物以及接受某种医疗程序的花费。以这些指数为基础,我们可以创建金融工具(期货、远期合约、期权),进行价格发现和风险转移。

 

把医疗成本转化为资产

这样,我们就能把医疗成本转化为资产,就像石油以及芝加哥气候交易所(Chicago Climate Exchange)的碳信用额。医院将能够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上向保险公司批量出售手术程序(例如,膝关节置换),为真正的价格发现提供支撑,实现更有效的定价。此外,如果代表某种医疗程序、治疗手段或药物的工具能够在市场上进行交易,未来有可能患病的患者也可以购买。

医疗期货市场将为消费者带来稳定和低价,为制药公司、供应商和保险商提高可预测性,这样做是在学习农民已经干了几十年的事——对冲未来。